首页 轻小说の Fami通文库 斩鬼夜鸟子

第六章 圣诞奇迹

斩鬼夜鸟子 树田省治 5939 2020-04-22 23:12

  「休想得逞!!」

  那是久远,不,是求道的声音。

  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从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出现了求道的上半身,然后依靠在夜鸟子身上,任蝴蝶宰割。

  求道召唤雪虎将白己隐身,一直潜伏伺机等待逆转的机会。但是,夜鸟子出现重大危机当然还是先飞奔出来当她的挡箭牌了。

  求道拼死紧抱着蝴蝶的腰,而蝴蝶将之打落,从上面用双手掐住求道的头。

  「你真是个非常烦人的男人耶!!快滚边去!!」

  「痛……!!」

  求道的哀嚎来自蝴蝶尖锐的指甲掐着他的青筋。那是瞒准夜鸟子颈部的食指与中指。

  「啊啊……………………结束了……」

  「咦?这算什么啊?哎呀呀……」

  没多久,求道就屁股着地、双手白然垂地,像是惊愕般瞳孔及嘴巴大开,就那样呈大字型昏倒在地。

  「哎呀呀,这个男人代替你魂飞魄散了呢。噢,这也挺有趣的不是吗?仔细想想,这个比自己死r还要令人难受吧?哼哼哼,真是可怜啊!」

  驹子对于蝴蝶的笑意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夜鸟子却非常深刻地了解她的意思,抬起的头伏在地上,颤抖着。

  ——夜鸟子,在哭吗?

  当驹子意识到的时候,胸口与背部感受到一股灼热般的疼痛。

  那是身体的痛还是心灵的痛,驹子已经无法区分了。

  那确实是燃烧着愤怒与憎恨的火焰。

  最重要的东西被如此践踏,让人气愤到想大叫的地步。

  ——不可原谅。

  驹子一边忍着痛一边紧咬唇瓣。

  如今,已经摆脱迷惘,然后下定决心。

  蝴蝶说过要向祸星之神了许让自己身体及灵魂再生的愿望。如果实现的话,就会把小阳的

  身体丢掉﹒然后杀光除了背叛者贵人以外的所有人o

  ——那样的话……那样的话、那样的话、那样的话!!

  即使用这只手杀了小阳﹒即使我也会死,不管怎样,都要把蝴蝶打倒。虽然不晓得这样称

  不称得上是正义。

  ——那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啦!!

  什么都不做的话,小阳只会变成没有灵魂只等着腐朽的肉块而已。跟大家一起死比起来,总比这样好。

  ——我做给你看〢

  什么都不做地放弃,那不是我的个性。小阳、二桥、Q跟荒木还有虚空坊都很了解,当然夜鸟子跟求道也是。

  ——问题只剩该如何打倒蝴蝶而已。

  恨不得现在立刻飞奔过去,不管哪里都好,用牙齿撕裂她。但是,那样的话,在碰到蝴蝶之前一定会先被大蜘蛛的脚贯穿。

  驹子像在跑道前一样,身体发热,头脑却非常冷静。

  一边整顿好自己的呼吸及意识,一边分析着自己理解范围内的状态。虽然不擅长分析,但攸关性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首先,驹子环顾房间四周。

  夜鸟子、求道、虚空坊还有荒木,我方全员都动弹不得。

  然后,三桥在浴室。考虑到玉跟虎没有前来救援就表示三桥现在正处于无法操控式神的状态,换句话说就是产期已近。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

  但是,能找机会反击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我真的可以吗?不,不是那样的。不对。

  ——不做不行。一定要做啊!!

  接着,驹子开始检查白己。

  因为天空死掉的关系吧,黏在地上的黏液慢慢地开始干涸了。现在拔掉几搓头发一定很痛吧,不过只要忍耐那一瞬间就可以逃脱了。反正不管多痛,跟阿修罗的脚硬生生地从自己身上扯下来的痛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没问题的。

  这么说来,背上的痛处也开始缓和了。现在真要说的话应该是痒吧?这种感觉是伤口愈合的那种发痒。恐怕是被开了洞的背部,慢慢开始长肉了,而其中另外三对蜘蛛脚也准备好要随时出动了。

  如果再叫一声阿修罗,它会再次与我一起战斗的,我确信。

  好,那么,这里也OK了。

  ———再来,剩下两个比较棘手的……

  像与刚刚在〢中扩散的血起反应似的﹒在舌头里面大快朵颐的另一个舌头自己动了起来。

  是昼子……

  那个式神究竟是敌是友仍然还搞不清楚。但是,如果它愿意协助我的话,我的血要喝掉一瓶牛奶的量都不成问题。若不协助我的话,就让你一口气喝掉一整瓶辣椒酱。

  ——然后,最后一个。

  胸口的疼痛……虽然如此,可是那不是我的感受。

  是因为『童子切』还是『辣椒酱』的关系我也不知道。埋藏着宝刀的胸口上的十字记号。

  那里确实阵阵刺痛。

  可能是跟我的感受同调也不一定。『他』——由这种不知变通的顽固感觉,可以断定不是她而是他——搞不好是『他』自己的感情也不一定。总之,『他』现在跟我想的一样,恨不得立刻飞奔出去。

  ——我知道啦!

  『他』现在正在大喊着『快点把我从这里放出去』。

  恐怕刀柄的部分已经隆起到可以握住它了。

  如果真的必须将胸口撕裂才能让『他』解放的话也无所谓。

  但是,开启胸口的钥匙应该不会那么粗暴。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他』强烈地想要解开封印的话,『他』老早就竭尽全力地破解了。

  ——解放『他』的钥匙,到底是什么呢?

  驹子东想西想。忽然觉得如果稍微地侧耳倾听『他』的呐喊的话,或许可以从中获得答案也不一定。

  再次让心灵冷静点吧!正当驹子那么想的时候……

  「差不多到了神子诞生的时间了。要不要偷看一下呢?向上桥先说出刚刚的愿望搞不好就能复原了呢。」

  真多事……贵人鸡婆的声音打断了驹子的思绪。

  「哎呀,感激不尽,不用你说人家也会这么做,你啊,随便要怎么逃都可以,事到如今也不用再耍什么小手段了。」

  「人家很了解自己有几两重,你可以安心地慢走。」

  贵人将手覆在嘴上向蝴蝶打了招呼。

  目送蝴蝶消失在走廊后,贵人马上出现在客厅﹒走向夜鸟子,手上还握着在酒窖角落的那把园艺用的大剪刀。

  贵人将剪刀口对着夜鸟子。肯定是怕被报复,打算在逃走之前用自己的手了结夜鸟子。

  驹子慌张地将身体从地上移开。

  扯下头上黏住的凝块,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撕裂水手服与T恤。都可以看到胸部了,可是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驹子快速地站起飞奔过去。但是,已经太迟了。

  贵人紧握的园艺用大剪刀已经顶着夜鸟子的颈子。

  「师父,你还好吗?我现在就帮你剪开,请先不要动唷。」

  ……耶,是三桥?!」

  原本以为是贵人变身的黑鼻子三桥,结果竟然是像贵人变化一般把鼻子涂黑的﹦桥本尊。

  在哑然看着这幕的驹子面前,三桥用着大剪刀将缠住夜鸟子的蜘蛛丝剪开。

  「哎呀呀?怎么会?连桂木同学都没有发现吗?」

  「因为,那个鼻子,还有那个京都腔。」

  「只是扑了暖炉的煤炭而已。说话的是我影子里的小贵本尊,为了不穿帮才一直用手遮着嘴,可是还是冷汗直流。」

  「黑鼻头,不管与本人有多相像都是假的。就是为了让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才特地让蝴蝶抓了人家一个分身的。还真是不负所望轻易地上当了呢。」

  虽然听得到贵人尖锐的声音,却看不到它的身体。驹子觉得它就在附近,于是对着三桥的脚边说:

  「蝴蝶呢?」

  「现在这时候应该在跟白鼻子的三桥对峙吧。噢,在蒸气把鼻子上的白粉弄掉之前,少说还要10分钟左右。」

  「也就是说没时间了,桂木同学你快点去虚空坊那边做些什么吧。然后赶紧逃到空中去。难得蝴蝶把那个碍事的天牢处理掉,为我们开出了一条安全的路。」

  事态紧急,驹子慢半拍地对着三桥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