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炼剑

第66章剑开天门

炼剑 忘语 6126 2020-09-05 04:41

   时间一晃,距离那场惊世大战,已经过去了三十余年。

  经过短暂的动荡之后,晋国王朝更新迭代,已经重新稳固下来,其在赔偿了越国一大笔战争赔款之后,与越国结成了万世盟友,两者之间互通商贾,不再开启战端。

  两国百姓,自然也享受了一段和平宁静的时光。

  燕家商会在燕紫的悉心打理和越国皇室的扶持下,一跃成为了越国第一商会,实力与声势皆是无与伦比,其生意更是遍及晋越两国。

  晋越边境,两界山。

  战后,原先迁走的居民已经逐渐返回,两界山军镇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生气。

  更由于晋越两国结盟,这里变成了一处进行贸易往来的边境口岸,如今已经发展壮大成了一座规模不小的边城,比之相距不远的平陵关,也是相差不远了。

  镇外的一条泥沙小路上,一名身披灰色斗篷高大男子,背着一个古怪的人形光茧,缓缓朝着远离城镇的方向走去。

  来到镇外一片山峦起伏的区域后,他才停下了脚步。

  走到一棵大树旁,他将背后的人形光茧解了下来,动作轻柔地放在树下,而后摘下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一张颇为年轻的脸庞,正是铁坚。

  其额前依旧绑着那条赤色发带,脸上棱角更加分明,肤色也比之前又显得黝黑了几分。

  这些年来,为了寻找解救宁小小的方法,他背着她走遍了晋越两国的每一个角落,拜访了许多隐世不出的丹道大家,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甚至就连曾经北蛮故国栖息的蛮荒草原和人迹罕至的仙葬沙漠,他都前去探寻过,然而不论是巫师祝由,还是沙海苦修,都没人能够帮助到他。

  走过这么多年后,虽然没有找到救治宁小小的方法,却让铁坚意外的发现,这个世界竟是十分的狭小,这几大区域加上一片南明海域后,便是整个世界了。

  铁坚从腰间摘下一个青黑色的竹筒,喝了一口清水之后,目光柔和地望向封印在光茧里的宁小小。

  “小小,你都睡了这么久,怎么还是不肯醒来呢?”

  “是厌倦了这里的风景,不想睁开眼去看吗?”

  “既然此界没有救醒你的方法,待了却了此界的尘缘俗事,我便剑开天门,带你去看看上面的风景,好吗?”

  铁坚的声音十分温柔,似乎就是在与心爱之人交谈商量一般。

  宁小小自然没有给予他任何回应,铁坚却是笑着将青色竹筒别回了腰间,手腕一转,取出了那柄修复好的天灵子母剑,只见他单手掐了一个念决,人剑合一化为一道银光,向着越京城方向激射而去。

  ……

  夜,华光初上,万物寂赖。

  燕家府邸一处僻静院落内,明黄的灯光从一间客房内映出,照亮了半个小院。

  此处院落不是别处,正是当年铁坚居住炼剑的那处院落。

  房内,一袭素净衣衫的燕紫,盘膝坐在床榻之上,手里捧着一卷古籍,正在仔细研读着。

  她的面容没有太多变化,只是皮肤越发雪白细致了些,脸上的线条也更加柔和了些,少了些原本少女的青涩之感,而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其手中捧着的那卷古籍名为《玄幽篇》,是一部晦涩难懂的修炼功法,上面记载了许多诡异的法术,其来源出处,却是已经身死道消的风清子,就连那灵剑血炼之术亦记录在上。

  当年铁坚急于寻找救醒宁小小的方法,并未按照之前的约定,帮燕家铸造灵剑,而是将从铁树那里夺回的灵剑炼制之法,以及这本风清子于晋越战场所研读的古籍《玄幽篇》,一并交给了燕紫。

  燕紫对于炼剑之术没有多少天赋,便将司徒浩的灵剑炼制之法交予了陈光。

  至于这本《玄幽篇》,其中却是另有乾坤,某她在一次随意间翻起时,却意外从书页夹缝中,寻到了被法术遮盖隐藏起来的内容,尝试着修炼之下,进境竟是十分之快。当然,燕紫将其中那些有伤人和的法术法宝,修炼炼制之法皆尽毁去,以免流出去荼毒苍生。

  短短五年时间里,她就筑基成功,在许多丹药的辅助下,至今已经修炼到了筑基后期。

  片刻之后,燕紫缓缓放下手中古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自言自语道:

  “铁大哥,这么多年了,你如今人在哪里?有没有救醒宁姑娘呢?”

  “笃、笃、笃……”

  就在她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客房的门外竟传来了三声轻微的敲门声。

  “咦,都这个时候了,谁会来此处寻我?”燕紫心中暗忖道。

  思索间,她起身打开了屋门,入目所见,便是那张这些年来,她心中朝思暮想的脸庞。燕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间竟看得有些痴了。

  “怎么?许久不见,燕小姐是不认识在下了吗?”铁坚半开玩笑道。

  “铁大哥,你终于回来了!”燕紫就像是瞬间将这些年来所酝酿的情绪瞬间爆发出来一般,扑进了铁坚的怀中,双手环绕在他的腰间,将整个脸都埋在了铁坚的胸膛上。

  铁坚一下子被燕紫的“突然袭击”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一双大手竟不知该如何摆放,他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将左手搭在了燕紫的肩上,右手则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这些年来,你好吗?”铁坚柔声问道。

  “我……我很想你……呜呜……”燕紫也不知是太过高兴还是如何,低声哭泣起来。

  “傻丫头,你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这样可不像是我认识的燕家家主呢。”铁坚一边安慰,一边打趣道。

  半晌过后,等燕紫慢慢缓过神来,蓦然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一下子羞涩难已,她一把轻轻推开铁坚,后退了半步,垂首不敢看他的眼睛。

  “铁大哥,你这次回来了,还会走吗?”燕紫低声问道。

  铁坚沉默了一下,坦然说道:“我这次是来和你们大家告别的,我可能就要离开这方世界了。”

  “什么!你要走?”燕紫闻言大惊失色。

  “嗯,这些年来,我几乎走遍了这方世界所有的地方,试过了所有的办法,可是仍无法将小小救醒,我担心再拖下去……”

  是夜,铁坚与燕紫促膝长谈了整整一宿,其间数次,燕紫都忍不住掩面而泣。

  第二日,燕紫将陈光、小算盘、燕项等皆尽召唤而来,她亲自下厨,布置了一桌酒菜,几人把酒言欢,直至尽醉而归。

  趁着众人酒醉,铁坚偷偷地离开了燕府,他又何尝不知道燕紫的心意,只是无奈造化弄人……可他却不知,当他起身离去的时候,酩酊大醉俯身在桌旁的燕紫,睁开了双眼,其中又哪有一分真正的醉意。

  ……

  越京城外数十里处,铁坚背着包裹着宁小小的光茧,天灵子母剑悬浮在他身边的半空中,正发出阵阵颤鸣。

  他深吸了一口气,右手握住灵剑,双眼中赫然闪过一道精光。

  只见其一步跨出,身上骤然亮起一层赤金光芒,一股无形威势顿时化作一阵旋风般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其一身金丹巅峰修为,一览无余。

  没有任何花哨多余的动作,铁坚只是一手掐着剑诀,一手提着长剑,在身前划过一个圆弧之后,以一记野火燎天之势,从右下至左上斜撩了上去。

  天灵子母剑之上,银赤两色光芒同时亮起,一道剑光随即冲天而起,直奔苍穹。

  “轰隆隆……”

  银赤两色剑光,在飞出剑身之后,三尺,三丈,三十丈,三百丈……越长越大,其上散发的光芒也越来越盛,所过之处,虚空坍缩,轰鸣不断。

  高空之中云海翻涌,将日光也遮蔽了进去,整个两界山区域天光骤暗,如临末世,军镇之中人心惶惶,牲畜瑟瑟,皆以为有什么妖魔临世。

  “给我开!”铁坚一声暴喝。

  那道涨大到无法计量的巨大剑光,搅入云海之中,顿时响起阵阵雷鸣之声。

  只见虚空之中,光影朦胧如同虚幻,一座耸入天云的雪白山峰凭空浮现,其上开凿着一架通天石梯,层阶密密麻麻,令人为之目眩。

  军镇上的众人都以为是海市蜃楼,只有铁坚清楚,那是玄阴秘境中的山峰。

  山峰的虚影只是闪现了数息之后,就再度消失不见,高空深处则突然云海消散,露出一道巨大的口子,里面有耀眼的金色光芒投射而下,如同金粉洒落一般,美轮美奂。

  在那当中,铁坚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感受过沛然无比的,与此方世界截然不同的天地灵气,令他也不禁为之心神荡漾。

  他将宁小小横抱而起,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这方天地后,身形一跃而起,直奔那道天光乍泄的口子而去。

  当两人的身影没入金光之前,铁坚像是突然产生了某种感应一般。

  他回首向大地望去,赫然发现,整个天越大陆的山川结合在一起,正是一把法剑的形态,而蜿蜒密布的河流,则是这把法剑上所呈现的灵纹之态。

  还来不及细细观察,两人便在漫天的金光中,一闪而逝。

  而在铁坚目光未及之处,西友山顶峰上,一袭紫衣的燕紫正独自孑然而立。她抬头仰望天空,凝视着那道消失在金光中的伟岸身影,山顶的狂风将她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也将她流下的泪水吹落,消散在风中。

  “铁大哥,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等着我,不论多久,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